中国驻菲律宾使馆:援菲检测试剂盒不存在准确度问题


饶某拿到熔喷无纺布后,随即转手倒卖给了广东、江西和福建的四家口罩生产企业,价格为每吨30万元至38万元不等。饶某的倒卖行为系以个人名义进行,经营数额为177.07万元,获利约70万元。

随着感染人数指数式暴涨,不少美国民众终于开始重视这场曾经被视为普通流感的疫情。然而令人糟心的是,全球范围内医疗物资紧缺的浪潮也覆盖到了美国身上,像纽约这样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,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储备“捉襟见肘”。

从上周开始,陆陆续续有美国医务人员和普通民众在社交平台发布带有#GetMePPE(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)的标签发文,呼吁外界援助口罩、防护服和防护面罩等个人防护设备,并向美国官员喊话。

“我们需要个人保护防备和呼吸机,但是据我所知,现在能够拿到的物资只是所需的一小部分。”当地时间3月24日,一名来自纽约的护士在接受福克斯新闻(Fox News)采访时表示。知情人士透露,美国一些医院只能对面罩等防护工具进行消毒后重复使用,甚至一些医院需要招聘志愿者对口罩进行消毒。

没有联邦政府的有力管控和统一调配,各州的争夺尽显“散装”特色,州和州、州和国之间都有可能成为医疗物资争夺赛的对手。而更令州政府担心的是,强大的卖方市场下医疗物资将会“涨”声不断。

在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,截至3月27日,确诊感染人数已攀升到37877人。纽约州州长安德鲁·科莫(Andrew Cuomo)对媒体形容当地疫情蔓延的速度堪比高速动车,“几乎每三天就翻一倍”。

2020年2月20日前后,饶某联系文某,请其生产6吨用于制作防疫口罩的关键原材料熔喷无纺布,双方商定每吨价格18万元,文某收取饶某货款108万元。2月24日至3月6日,文某组织生产并分四次向饶某交货5.469吨。

联邦政府甚至因此招致美国医院协会、美国医学会和美国护士协会的“警告”。这些机构日前联合致信白宫,敦促政府动用《国防工业生产法》,以紧急提升医用物资生产能力。他们在信中警告,在美国最早出现社区传播的地区以及其他许多区域,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外科口罩、护目镜、重症监护病房设备等物资消耗迅速,现有补充并不能弥补需求。

但在过去一周里,美国总统似乎这部法例并不“感冒”,在24日前并没有行使过该法例的任何赋权。

除了医疗物资外,美国医疗体系能否扛住这次疫情的打击也是一个问题。纽约州政府预计,到疫情顶峰时将需要十四万张病床,而目前当地只有五万三千张。而且此次疫情中重症病患的病死率高,甚至需要全天候把守ICU才能及时救治病人,但美国医疗体系和国内有所不同,大多数医院只有住院医师或执业护士会在晚上留守ICU病房。这也让人对美国医院能否担住疫情的考验略有担忧。